首頁>新聞資訊>行業資訊>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是一個多山的省份,但由于盆地、河谷、丘陵、低山、中山、高山、山原、高原相間分布,各類地貌之間條件差異很大,類型多樣復雜。全省土地面積,按地形分,山地占84%,高原、丘陵約占10%,壩子(盆地、河谷)僅占6%。全省127個縣(市、區)及東川市共128個行政單位中,除昆明市的五華、盤龍兩個城區外,山區比重都在70%以上,沒有一個純壩區縣。其中,山區面積占全縣總面積70-79.9%的有4個縣(市),山區面積占80-89.9%的有13個縣(市),占90-95%的有9個縣,其余的縣(市)均在95%以上,有18個縣99%以上的土地全是山地。

主要山脈、河流、湖泊 云南重要山脈,東部有轎子山、五蓮峰、烏蒙山、梁王山、礤王山、牛首山、六韶山等,均為高原面上的山脈,大致向東北、西南方面展布;西部有高黎貢山、怒山、云嶺等高大而狹長的山脈,其北段山高林密,南段為橫斷山余脈,主要有云嶺余脈哀牢山和無量山,怒山的余脈大雪山和邦馬山、老別山,高黎貢山的西部分支和檳榔山等。全省海拔2500米以上的主要山峰有30座。

云南省境內有大河流600多條,主要的180多條,多為入海河流的上游。他們分屬于伊洛瓦底江、怒江、瀾滄江、金沙江、紅河和珠江六大水系,其集水面積遍于全省。

伊洛瓦底江上游在云南境內,該水系流經怒江、保山、德寵3個地州,大的支流有獨龍江(在省內長80余公里)、大盈江(省內河長186.1公里)、龍江(隴川江和瑞麗江,省內干流長332公里),這3條支流都在滇西地區。

怒江又名潞江,發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南麓,自西藏進入云南,穿越怒江、保山、臨滄、德宏4個地州,從潞西縣入緬甸名為薩爾溫江,在云南境內干流長547公里。怒江進入云南境內后,奔流于怒山和高黎貢山之間,山高谷深,聲如怒吼,故稱“怒江”;其上段支流多為高黎貢山和怒山的融雪溪流,飛瀑高懸,直瀉千尺,蔚為壯觀。

瀾滄江發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北麓,自西藏進入云南,穿越怒江、保山、臨滄、思茅、西雙版納等地州,由勐臘縣出境入老撾后稱湄公河。瀾滄江在云南境內的干流長1170公里,主要支流有黑惠江(中游段叫漾濞江)、威遠江、補遠江(羅梭江)、流沙河等。

金沙江古稱麗水,為長江上游,發源于青藏的唐古拉山脈中段,自古以盛產金沙而得名。上游名通天河;從青海玉樹縣巴塘河口至四川宜賓岷江口一段叫金沙江,全長2308公里;宜賓以下稱長江。金沙江自川、藏交界處入云南,在省內河長1560公里。金沙江南流至麗江石鼓突然折向北去,形成了著名的“長江第一灣”。江水切穿玉龍雪山和哈巴雪山,切為坡陡谷深的大峽谷——“虎跑澗”峽谷,水如萬馬奔騰,空谷雷鳴,聲傳數里之外。江水再自北向南流而轉東,進入滇中高原、滇東北與四川西南山地之間。金沙江右岸云南境內的支流有脂川江、普渡河、牛欄江和橫江等10余條。

紅河發源于云南,它在云南境內有兩條支流:一為元江,一為李仙江。元江有東西兩源,東源出自祥去縣,西源出自巍山縣,兩源匯合后稱禮社江,向東南流入元江縣境始稱元江。流域多紅色的沙頁巖地層,水呈紅色,故又稱紅河。流經楚雄、玉溪、紅河3個地州,由河口縣流入越南。元江在云南境內全長692公里。李仙江發源于南澗縣,流經景東、鎮沅、墨江、普洱等縣,在江城縣流入越南。李仙江在云南境內全長488公里。此外,紅河水系在云南境內還有盤龍河、普梅江(又名八戛河)兩條支流,分別流入越南后注入紅河。

珠江上游是北盤江和南盤江。北盤江源于貴州境內。南盤江發源于云南曲靖市馬雄山,是珠江正源,流經曲靖、玉溪地區和紅河、文山兩州,在羅平縣入廣西,和北盤江匯合后稱紅水河。云南境內南盤江長677公里,主要支流有甸溪河、曲江、瀘江、黃泥河、清水江。

云南的河流大都是六大水系的源頭或上游,在高山峽谷間奔馳,水流湍急,礁石橫阻,河床落差極大。水量又為氣候變化所制約,雨季來臨洪水猛漲;雨季一過,流量大減。所以,云南江河雖然多而流長,但除了某些江河在平緩地區可通船舶(如水富港可以利用金沙江航行到上海港,從思茅港可沿瀾滄江-湄公河航行到東南亞各國)外,大都沒有舟楫之便;各條江河兩岸之間距離狹窄,基本上沒有開闊的淤積平原,所以又難收農業之利。但云南江河蘊藏豐富的水能資源,可攔河筑壩,修建電站,提供大量廉價動力。

云南受斷層作用,多斷層陷落湖,是西南4省區中淡水湖泊最多的地方。大小湖泊共計30余個,總面積約1066平方公里,占全省總面積的0.28%,集水面積9000多平方公里,總蓄水量約300億立方米。滇東較大的湖泊有滇池、撫仙湖、陽宗海、杞麓湖及星云湖等;滇西最大的湖泊是洱海,此外還有程海、瀘沽湖(位于川、滇交界處,為兩省共有)、劍湖、茈碧湖等;滇南主要有異龍湖、長橋海、大屯海等。大多數湖泊平均深度在209米以下,超過20米有撫仙湖、陽宗海、程海和瀘沽湖。其中,撫仙湖總容水量最多,平均水深87米,最深處151.5米,是我國第二深水湖泊;而滇池湖面與集水面積為各湖之冠,浩浩然有海的風貌。

云南許多湖泊周圍地區經濟比較發達、富庶。但是,這些天然湖泊卻面臨水位降低、面積縮小的威脅。一是人為的破壞。滇池古稱“五百里滇池”,在五六百年前面積比現在大得多。二是自然變化的影響。有的湖泊因泥沙淤積有生物殘體不斷沉積,使湖水逐漸變淺甚至消失;或者由于地殼變動,造成湖水滲漏,水量減少。

云南高原高山峽谷地形地貌能夠與黃土高原千溝萬壑地形地貌相互媲美。只不過有黃土和巖溶的地質區別。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七彩云南從四季如春到降水不落,都是濫伐森林惹的禍。造成眾多河流斷流,水庫干涸,湖泊水位下降。是水利基礎薄弱嗎?是工程性缺水嗎?是大型水電站沒能防洪抗旱嗎?是沒有建設引水工程嗎?為什么現在是“天上水”蓄不了,“地表水”留不住,“地下水”用不上呢?為什么會形成“水在下面流,人在上面愁”的狀況?為什么九成多的水都白白流走了?

云南省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的專家在調研中發現,“大型水電站的開發缺乏綜合利用效益”。專家們指出,金沙江下游正在規劃建設的4座大型水電站,總裝機容量達4530萬千瓦,相當于“兩個三峽”,電站庫區包括了昭通市的魯甸、巧家和昆明的東川區、祿勸等8個縣區。“但這些大型水電站更多注重發電效益,缺乏防洪、抗旱、供水、生態等綜合效益。水電開發沒有成為帶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引擎,水電開發業主與資源屬地受益反差較大”。

云南近年降水偏少幅度最大的時段恰恰出現在雨季,干旱發生在主汛期農作物最需要水的關鍵時期,云南干濕季節分明,85%的雨量集中在5月至10月的雨季,尤以6月至8月降水最多。占全省土地面積6%的壩區,集中了2/3的人口和1/3的耕地,但水資源量只占全省的5%。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導致全省有水難用和水資源與人口、生產力布局不匹配的客觀實際。同時,云南山區、半山區面積占94%,地勢垂直高差大,山高坡陡谷深,全省129個縣(市、區)中118個有巖溶分布,巖溶面積居全國第2位,雨水順著地勢快速向谷底、江河內匯集,降雨徑流大部分或全部下滲至地下,往往形成“水在下面流,人在上面愁”的狀況。由此,云南成為全國五大旱區之一和西南旱區的中心。

昆明素有“春城”、“花城”之譽,博得外界南國水鄉的美好印象。事實上,昆明外圍四周有金沙江、紅河、珠江三大水系,分水嶺外面三江徑自奔流,幾無一條能潤澤分水嶺內的滇池流域。昆明腹地雖有“五百里滇池”,但是由于污染嚴重,早在十年前滇池水就已被叫停飲用。“四圍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曾經有人用來這樣的詩句來形容滇池的景色之美。但如今,五百里滇池剩下的,是被污染的湖水。從上世紀60年代的圍湖造田,到后來的城市擴張,滇池河道接納了絕大部分昆明城區的生活污水,以及西、南郊區的工業廢水。年年污染年年治,迄今為止,滇池治污已達二十多年,投入的資金更高達數百億元人民幣,但至今仍難還給昆明居民一池清水。老百姓是這樣子形容滇池的,五零年代淘米洗菜,六零年代摸蝦做菜,七零年代游泳痛快,八零年代水質變壞,九零年代風光不再。

云南河流眾多,水資源豐富,卻被城鎮上山,農民進城,砍樹,挖礦,建設成為干旱的地區。


云南連年干旱原因分析

水性就低,水性就濕,降水不落干地!森林是水汽通道,云南砍光森林,切斷了水汽通道,地表的熱輻射就趕走了積雨云!云南以林換紙,暴富之后,成了降水不落之地!失去森林,滅了蒼龍;水土流失,風沙成災。失水,污染,前赴后繼,持續不斷。連續4年,云南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水庫干涸、河水斷流、莊稼絕收,云南大部份地區面臨嚴重生產生活用水困難。看今年三月四月的七次降水云圖,云南次次成缺,被排除在外。東方,北方,西方皆降雨,獨獨丟下云南,艷陽高照。老天爺懼怕云南,不敢去布施云雨了。

地方政府官員為了推卸砍伐森林的錯誤責任,則將人禍說成是天災!說成工程性缺水是造成云南連年干旱的重要原因!負有砍伐森林連帶責任的領導還居然去指導抗旱救災!根本不會去檢查錯誤決策造成的后果原因,又如何能夠抗得了旱,救得了災?云南過去四季如春,氣候宜人堪稱中國第一,為什么云南過去沒有連年干旱?濫伐森林的后果誰也承擔不起!在降雨不落的事實面前,地方政府官員不能自圓其說,只會粉飾太平,歌功頌德,夸大政績,以逃避砍伐森林的責任。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說明了失去森林的云南山區必然走向連年干旱,旱情會繼續惡化發展!人畜缺少飲用水,無水能夠栽活樹嗎?沒有樹木蓄水,十年內云南旱情難以改觀!


西南干旱,是偶然還是必然?

關于南水北調西線工程,西南偶然大旱還是必然大旱成為新變量。

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取水是否影響西南諸省?

西南各省存在將來干旱頻率加劇可能性,那么按照現有的西線工程取水方案,是否會影響西南諸省用水?

楊勇認為,目前這個時間段,是枯水期,年徑流量最小的時候,西線工程取水的地區這幾年也都是暖冬,區域整個降水量和徑流量都呈下降趨勢。

為何在古代沒有提“調水”這個事情?云南是一邊城鎮化,一邊投入巨額資金搞引水工程,是不是人為擴大,制造了缺水危機?云南濫伐森林,導致降雨不落!才會遭受連年干旱!


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在專家質疑聲中偃旗息鼓,“滇中引水”工程卻因為連年干旱起死回生。

化學專家張衛民的《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弊大于利》一文聲稱:專家認為,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是一個勞民傷財、禍國殃民的面子工程!“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比三峽工程不知要難多少倍,風險也不知要大多少倍”。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弊大于利,比三峽工程更巨大的南水北調工程西線工程可能“救了黃河毀了長江,甚至救不了黃河還毀了長江”,同時也極大地、永久性地破壞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鑒于2010年四川、重慶、廣西、貴州、云南的持續數月的旱災已經向中華民族敲響了警鐘,張衛民建議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改為西水南調工程——從四川往貴州、云南調水。即西線南水北調改變成為西線北水南流。化學專家的異議居然成為“滇中引水”工程的創新依據。因此,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在專家質疑聲中偃旗息鼓,“滇中引水”工程卻因為連年干旱起死回生。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云南省情,水情,雨情


標簽: